把低俗當典範 哪些戶外直播正肆無忌憚挑戰法律底線

法治要聞 2017-06-30 10:48:17來源︰法制日報
進入論壇
分享到

  哪些戶外直播正肆無忌憚挑戰法律底線

  問題頻出的網絡直播隔三差五就會成為輿論關注點。最近一段時間被公眾吐槽的,是網絡直播中“異軍突起”的戶外直播。與室內網絡直播不同,直播野外生存的戶外直播充滿安全風險,搭訕形式的戶外直播則“裹挾”了不知情的路人。哪些戶外直播正挑戰法律底線?《法制日報》記者進行了深入調查。

  在網絡直播市場,戶外直播發展迅速,在這兩年可以說越來越火。

  至于火爆的原因,除了其內容千奇百怪,還有近期兩條新聞:

  某人氣網絡主播,經常在湖北省武漢市的各個地方進行戶外直播。不過,就在近日,這名網絡主播在一次戶外直播過程中,被勒索毆打;

  另一條新聞是,一名男性網絡主播在公共場所以表演魔術為由摸多名女性胸部,以網絡直播方式播出。經證實,涉事人士已被公安機關行政拘留。

  戶外主播,顧名思義,就是在戶外進行網絡直播的人。與室內網絡直播不同,戶外直播無論是從直播成本還是人身安全方面,都比室內直播要求更高。不過,一些進行戶外直播的網絡主播為滿足觀眾獵奇心理不惜鋌而走險,游走在法律邊緣。

  年輕女子街頭被主播糾纏求吻

  “當時心里還是有點忐忑的,還在想他再跟過來怎麼辦,所幸的是並沒有。”

  即使是在微信視頻中,鄭筱雅緊鎖的眉頭仍然很明顯。這樣的表情,源于一場被她稱為“惡心”的遭遇。事情發生在不久前,地點在北京市的世貿天階附近。

  當時,一名年輕男子攔住正在逛街的鄭筱雅。“他對我說,‘美女,你好,我可以吻你一下嗎?這樣,我給你變一個魔術,如果你覺得我變得好,就讓我吻你一下,可以嗎’。我並不想搭理他,但那人直接把我攔住,然後我看見他後面有個男生舉著自拍桿對著我和他,我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鄭筱雅說。

  面對那名網絡主播的要求,鄭筱雅一再拒絕。“但令我始料不及的是,他擋住我的去路。當時,我已經很反感,對他說,‘你就不能好好直播,播點正經東西?借著直播佔人便宜有意思嗎’。”鄭筱雅說,她一巴掌打開那名網絡主播的手,準備進商場。不過,那名網絡主播卻一直跟著她,並且繼續用手臂擋在她前面。

  接下來,那名網絡主播說的話,讓鄭筱雅覺得“徹底超出了正常人的邏輯範圍”。那名網絡主播對她說,“不就親一下麼,小姐姐,你穿得這麼性感,干嘛這麼古板,在意那些亂七八糟的細節”。

  “我當時就火了,于是直接踹了一下他的腿,頭也不回地進了商場。我扭頭的時候還听見他在罵我。”說起當時的遭遇,鄭筱雅仍舊無法平靜。

  在采訪結束後,鄭筱雅給記者發來一段文字:“你們媒體資源廣,能不能幫我看看這段是否被直播了,這種不經我同意就直播的行為,不是侵犯我的肖像權嗎?”

  直播平台出現各種搭訕“秘笈”

  做網絡直播的人有千千萬萬,但真正處于金字塔尖的網絡主播卻只有那麼幾個,戶外直播也是如此。為了站在金字塔尖,一些戶外網絡主播想方設法博人眼球。

  不過,《法制日報》記者調查發現,一些戶外網絡主播的方法似乎“走歪了”。

  在某直播平台中的“戶外直播”欄目中,記者點擊進入其推薦的“精彩戶外”發現,其中有諸如“馬叉蟲-沙灘撩妹王”“史上最強撩撥漢女司機”“街頭撩妹”等各種噱頭的網絡主播。以名為“戶外-馬叉蟲”的網絡主播為例,觀看其直播的用戶稱其“騷哥”。這名網絡主播在直播視頻中直接表示:“每個大平台的主播都是有點污,不污沒人看。”記者看到,其粉絲達到39.9萬,直播內容是和沙灘上的女性搭訕,其介紹為:爆笑戶外撩妹,這片海浪打浪,搞笑的確是認真的,正不正經你們看呢?

  另外一個名為“譚小娜娜呀”的網絡主播,被稱為“史上最強撩撥漢女司機”,其介紹中寫道:美女司機滴滴搭訕史上最強撩漢技能,如此性感撩人,乘客豈能不自投羅網,粉絲數6.9萬。視頻內容:邊開車邊唱歌,有時會手舞足蹈,和男性乘客搭訕。

  記者注意到,在此類主播與用戶的互動中,充斥著“美女”“帥哥”“這美女還行”“美女可以約嗎”“帶美女回家”等內容。

  在另一網絡直播平台上,則有專門的搭訕頻道、獵奇頻道。網絡主播多在其昵稱前注明“戶外”二字,也有注明“撩妹”“戶外野外生存”。其中戶外網絡主播多為男性,也有女性。男性主播則多給自己加上“撩妹高手”“污王”“悶騷”“戶外搞笑”等標簽。

  經過搜索,記者注意到,戶外直播內容多為網絡主播拿著自拍桿和手機,在廣場、景點、公交車站、商場等人流量大的地方,隨機找現場的市民聊天、說段子,還有要求跟路人擁抱、親吻的。比如一名網絡主播在給旁邊的女子講男性生殖醫院廣告。

  “實際上搭訕只是一種手段,目的在于吸引主播的粉絲刷禮物,過任務。”曾接觸過此類戶外直播的北京一所大學的學生燕麗對記者說。

  此外,記者在某視頻網站的一個頻道上發現,其視頻內容有不少都是教男生如何搭訕女生並獲得女生主動親吻的。該頻道還有微信公眾號,出售所謂“把妹課程”。還有一個自媒體頻道發布了數條《撩妹達人大街當眾親吻30個漂亮陌生妹子》視頻。視頻中,一名男子在大街上強吻女生,許多女生表情上並不情願,躲閃多次。

  一些直播將不知情路人當笑料

  隨著戶外直播越來越火,部分網絡主播為了吸引人氣,刻意制造看點,甚至不惜挑戰道德和法律底線。除了利用搭訕為名頭侵犯女性權益的事件外,甚至還有將“低級趣味當典範”的種種行為。

  2016年七夕當晚,北京市世貿天階步行街上賣花體驗生活的大學生小張和小馬遇到了一件十分尷尬的事情。在賣花過程中,一名網絡主播主動搭訕並邀請她們參與到網絡直播中,但令小張和小馬沒有想到的是,網絡主播在直播中竟然要送她倆一盒避孕套作為“禮物”;

  2016年10月,一名網絡主播到華東師範大學閔行校區搭訕學生直播。華師大的學生不願被直播,遂向保衛處求助。保衛處人員將這名網絡主播趕出校園,這名網絡主播不僅沒有切斷直播信號,還將沖突全程進行直播;

  2016年12月30日17時42分,有網友在微博上舉報,一名女子在靈璧縣某浴室用手機進行視頻直播,畫面無法直視。民警隨後對舉報內容進行核實,經調查,當事女子系沈某。2017年1月3日,沈某到公安機關投案自首。警方依法對其作出行政拘留4日的處罰。

  “先不說此類戶外直播是否違法,這種整蠱性質的戶外直播最惡心的地方在于,主播和觀眾在他人不知情的情況下綁架了一個獨立的個體。它讓一個人莫名其妙地成為觀眾的笑料,繼而轉換成為主播的人氣和金錢。”目前在北京經營主播經紀培訓業務的胡雲曉對記者說,他曾經看過一檔戶外直播節目,“整個視頻內容大概是一男一女舉著手機到處搭訕路人。直播內容包括但不限于‘在出租車里扮演小三劇情,同時偷窺司機反應’‘女性向路人推銷原味絲襪,被路人識破說你們是不是在直播’‘騷擾路邊的情侶,說什麼可以互相交換等,情侶不勝其擾,匆匆走開’。這樣的直播內容真的有意思嗎?還是同樣的問題,“我好好地走在大街上,憑什麼成為你們的玩笑”。

  原標題︰有網絡主播以直播名義騷擾女性 有直播平台戶外頻道內容低俗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責任編輯︰石濤]
共有條評論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