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神奇的熱土——吐魯番

地州新聞 2017-06-28 10:16:51來源︰吐魯番零距離
進入論壇
分享到

    全國海拔最低的地方在吐魯番,溫度最高的地方也在吐魯番;這里既是著名的葡萄產地,又是哈密瓜真正的家鄉;全新疆中坎兒井集中于吐魯番一帶,古時的城池、墓穴也尤為看好這一片“火洲”……

    吐魯番擁有如此之多的特色,不愧是一片神奇的熱土。

    從高速公路進入吐魯番市區,只覺耳朵一陣陣微疼,再看遠處的公路逐漸向下延伸,極為形象地勾勒出盆地的外輪廓。吐魯番盆地內最低處的艾丁湖海拔僅有-155米,如果不是利用儀器測量,漫步于市區的我們根本不會意識到這是在海平面之下一百多米的深處。

    當年的齊天大聖“大鬧天宮”後遺落人間的火焰山也座落于吐魯番。雖然它的熊熊烈火早已被芭蕉鐵扇熄滅,但它的色彩依舊不失火的本色︰晨光熹微時,淡粉紅的色澤好似嬰兒柔嫩的小臉;正午烈日之下,玫瑰紅的顏色猶如八月紅柳花開的一片絢麗;日薄西山之際,赤紅的色彩像要蓋過夕陽的濃烈,最為美麗炫目。

    火焰山的溫度更是一絕,日平均氣溫高出市區10°c,最熱的下午兩點可達50°c以上,這還僅僅是山腳下地表的溫度!取一只生雞蛋埋在山腳下的沙土里,不過五分鐘就已有預熱的效果,灼熱的蛋殼證明著兩小時左右就可以有一只熟雞蛋“新鮮出土”了。山上炎熱得寸草不生,偶爾一點綠色是山上的青岩,山頂的顏色最為鮮艷,但沒有人敢于冒著腳板被燙穿的危險去親近它。

    葡萄溝可算是吐魯番的仙境,這里流水潺潺,葡萄覆蔭滿架,氣溫也比市區低10°c左右,比之火焰山完全是另一番景象。在葡萄溝樂園里,雪白的涼棚長達數米,一串串碧玉般的無核白葡萄順藤垂下。不過在這兒可千萬不能動手,否則一路快意會瞬時一掃而空。園中有一水池,一面假山上瀑布瀉玉而下,濺起一朵朵碎珠飛花,池是大塊山石引得游人涉水歷險,假山上的“葡萄溝”三字更成了留影的絕佳鏡頭。

    葡萄的生長需要大量水分,而葡萄溝恰是新疆中為數不多的豐水之地。在葡萄架下靜坐片刻,嘗一串新鮮的葡萄,品一杯香醇葡萄美酒,再吃一塊當地正宗的哈密瓜,真乃人生一大樂事也!值得一提的是,哈密瓜雖名哈密,原產地卻與之相距甚遠,今天最好吃的哈密瓜出產于吐魯番附近的鄯善,而哈密的甜瓜多是後人引種過去的。

    葡萄溝的另一大特產便是馳名中外的葡萄干,它的種類繁多,令人眼花繚亂,而且滋味都甜得各有特點,形色也各不相同。晾曬葡萄干的晾房隨處可見,以土坯為佳,既不受熱,又通四面涼風,晾成的葡萄干含糖量最高。今日來此的游客都會帶葡萄干回去饋贈親友,同時也把對新疆的記憶留在這顆顆香甜的果干之中。

    新疆地曠人稀,全年降水不多,蒸發又強,是著名的干旱地區。然而自古代起這里的人民便利用人工開鑿的坎兒井,汲取地下清水,用于生產生活。葡萄溝里嘩嘩的水聲也正是流淌自坎兒井的明渠。

    最早的坎兒井全靠人工一斧一鑿敲去地下土石,一點點挖進而成。至今博物館中還陳列著當時所用的工具,其簡陋令人驚嘆與萬里長城、京杭大運河並稱的坎兒井工程的偉大。今天隨著先進工具技術的推廣應用,坎兒井的開鑿已大為簡化,然而最古老的源頭暗渠仍將一直被完好保存,它在歷史奇跡中的一席之地也永不可磨滅。暗渠的水直接可以飲用,清涼又帶有微甜,潤得嗓子一陣舒暢,比礦泉水還要好喝,真不愧是來自地下深層的水!

    坎兒井使一大片荒漠變成了綠洲,然而干旱的地區還是無所不在。高昌故城全系土石結構,完全看不到水流的痕跡,比較明顯的侵蝕都來自當地的狂風。阿斯塔那古墓群的環境更為干燥,所以盛產干尸,墓中的壁畫也保存完好。參觀下來,游人好像經歷了一次桑拿浴,全身水分缺失嚴重,甚至會有小鹽圈畫在衣服上,真是夸張得難以想象,然而這卻是事實。

    在吐魯番洗手洗臉時,總會有一股沁人的清涼,同時還會有一陣由衷的愉快感充滿心靈,這便是來自坎兒井的深層地下水,干旱地區能用上如此優質的水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吐魯番品嘗瓜果時,總會有如蜜般的香甜滋味,這便是蒸去水分之後的糖分含量;同時,沒有留下一點燥熱的口味,一如水果皆有的清涼舒爽。坎兒井來自千萬工農的辛苦挖掘,瓜果來自古今人民的辛勤培育,而它們都充滿了與自然和諧融洽,吐魯番雖名“火洲”,卻是一片不缺水的綠洲,在這兒滿目皆是人工與自然相融,通古貫今的特別情趣。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責任編輯︰何晶晶]
最新評論